如何为自己和家人打造全方位应急思维体系?

在美领馆工作的几年间,有幸参加过各种各样的培训。回想起来,其中的应急类培训,令我印象深刻,收获颇丰。
先简单列举一下我当年曾参加过的部分相关课程:

急救类

  • 胸外按压式心肺复苏
  • 外伤处理、止血与包扎
  • 体外电击除颤器心肺复苏

消防类

  • 常规性火警疏散演习
  • 干粉与泡沫灭火器使用
  • 消火栓与消防水喉使用

安防类

  • 反恐与避难演习
  • 自我防卫理论
  • 基础防身术

日常类

  • 力量与肌肉训练
  • 居家应急与安全
  • 通勤应急工具包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其中一场止血与包扎培训。

为了更真实地模拟现场,领馆竟然从屠宰场买了一头猪,供同事们操作与练习

▲这是当时的培训现场照。记得当时负责采购和组织的同事们非常辛苦!默默付出的二师弟也辛苦了!

美国人对待应急的那股认真劲儿,让我大开眼界!
总之,那些培训完全不是走过场!完全不是纸上谈兵!完全不是为了应付检查

当年的那位区域安全官,在自己的家中也身体力行,为家人(妻子及三个孩子)精心设计了系统的应急方案,而且还会全家一起定期演习
这种态度和习惯,与从小到大的教育与训练有关,也与美国的历史进程有关。

两百多年间,在应对各种灾害的过程中,美国联邦与各级政府不断总结前车之鉴,推动立法、升级体制、调整应急管理体系,以适应社会、经济与环境发展。
时至今日,美国的应急管理体系仍在不断完善
「明天和意外,你永远不知道哪个先到来。」
的确如此!但如果你已经为自己和家人建立了完善的应急体系,见到明天的几率总会更高一些。
即使你目前还未参加过这类培训,有些最基本的日常应急思维与准备,是你马上就可以开始实施的。
举个有趣的例子,系列纪录片《我住在这里的理由》第175期中,在上海居住的知名日本收纳达人池田惠美,便展示了她的应急准备:

不想让别人麻烦,是日本人民族性之使然,所以她的应急准备,更多是为家人而做的。除此之外,我们也应当为自己,以及为家人一起,建立一套全方位且有针对性的应急体系。
不过,行动之前,还要先过思维这一关!
为什么要有应急思维?

  • 说的悬一点儿:“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 传统文化中,古人们一直教导我们,居安思危、思则有备、有备无患、防患未然、未雨绸缪……
  • 唯一不变的唯有变化,用心准备,才能处变不惊……
  • 人可以拥有什么,就可以失去什么……

嗯,道理说得差不多了。如何现在就开始,一步一步为自己和家人打造全方位的应急体系呢?

我建议,你可以从生命、健康、自由、身份、财富、信息这几个角度开始思考与筹划。
毕竟每个人和每个家庭情况不同,具体的措施很难一概而论。以下列出一些实用且共通的措施,可供参考。

▍证件、凭证与文书

如果你需要紧急从家中离开,无论是火灾、地震还是逃亡,你是否可以在五秒钟之内带走你最重要的原件?

  • 身份证、护照、入台证、港澳通行证等
  • 银行卡、存折、房产证、借据等
  • 学位证、毕业证、资格证等

建议:

  • 在固定安全之地打包存放,必要时可以迅速全部带走。
  • 也可以根据重要等级分包存放,根据实际情况,迅速带走最重要的。例如,无法补发的证件,单独集中存放,紧急时优先带走;其他为次重要,单独集中打包存放。万一时间和情况万分紧急,能带走的东西极其有限。这样做的话,你还仍有一次做取舍的机会。
  • 还有一条额外建议。如果你万一急需出国,建议准备好十年美签,或其他发达国家签证,这样就可以有个应急落脚点。

▍应急资金


电子支付体系稳定可靠的前提,是没有突发自然灾害和社会动荡。想象一下停电断网的极端状况吧!这种情况下,现金才是王道
建议:

  • 适量储备应急现金,以备不时之需。数量上,建议以家庭人数乘以一万人民币为计。具体因人而异,此处数字仅供参考。
  • 许多人习惯在手机壳里放一张一百元纸币,这其实是个不错的做法,但仅可以应对小型紧急状况。
  • 手头一定要有美元现钞,毕竟是国际通用货币。很多时候能挥巨大作用。委委内瑞拉的教训可供参考。

▍电力供应


地震、洪水、飓风等自然灾害都可能会影响电力供应。从家庭日常应急角度来讲,能提供基本照明和小型电子产品用电即可。
建议:

  • 便携式太阳能充电板,某宝很容易买到。最好20w以上,一般几百块钱即可。100w更佳,价格也更高。目前这种技术也比较成熟,充电效率也不错,可以为充电宝、手机和其他低电压电子产品充电。
  • 手摇式便携充电器。一般来说发电效率比较低,为照明类产品充电尚可,为手机等其他电子产品充电的话,过程是很艰辛的。
  • 对电力要求更高的话,可以买专业的柴油动力发电机。缺点是噪音很大,存在感过强,而且一定要在通风的场所使用,否则会有二氧化碳中毒的风险。
  • 对电力要求更高的话,还可以选择家用大型太阳能发电板,这属于国家支持的新能源项目,可以并入公用电网,闲时可向电网售电。
  • 还有一些家用的小型风力和水利发电机,对环境要求比较高,在此不做广泛推荐。

▍健康防护


这个部分大家最近已经非常注重了。总结一下,主要是以下方面:

  • 急救技能类:心肺复苏、伤口处理。各地红十字会或其他相关医疗机构均提供培训课程,建议以家庭为单位参加。有的机构还会提供资格证书以及培训师资格认证课程。
  • 营养补剂类:复合维生素类等。
  • 常备药物类:发烧、感冒、晕车、拉肚子等常备药。
  • 消毒产品类:各种消毒液、紫外线及臭氧消毒机等。不赘述。
  • 驱蚊虫产品类:驱蚊水、风油精、清凉油等。
  • 净水类设备及耗材。
  • 防晒护肤类。
  • 跌打损伤类。
  • 清洁用品类。

▍应急通讯


没电没网没信号的情况下,如何远程通讯?你或许会想到:

  • 放信鸽:仅限信鸽界专业人士。
  • 大喊:可以锻炼肺活量,但扰民且传输距离有限
  • 骑马或跑步:可以锻炼身体,但浪费粮食且效率低下。
  • 燃烧烽火:污染环境,违反消防法,且信息传递量极其有限。

除此之外,还可以考虑以下方法:
❖专业级❖ 

  • 短波对讲机/短波无线电台:传输距离远,可以跨国跨洲际通讯。价格合理,个人可以使用,但需要考取业余无线电操作证并进行备案。考试及培训可咨询各地无线电通讯管理局。
  • 摩尔斯代码电报机:传输距离远,可以跨国跨洲际通讯。除了投资设备外,还需要大量练习和编码设定。
  • 卫星电话:设备价格和费率目前还不够亲民。不推荐。土豪除外。

❖商业级❖ 

  • 民用对讲机:有效距离有限,一般为3-10公里,无需手机信号网,但需要充充电。可用于有限远距通讯。
  • 目前有些新型对讲机带有中继/接力功能,支持组网使用,最适合大家庭。网内开机的人越多,传输距离越远。例如每隔几公里有一台开机的话,理论上信号可以一台台无限传递下去。

❖Geek级❖

  • 基于“mesh网络”及“附加无线信号传输装置”的手机外置硬件。美国遭受卡特丽娜飓风袭击后,人们突然意识到公共通讯网络在自然灾害面前的脆弱,此类产品相继出现。主要品牌有:GoTenna [官网] [亚马逊]; Beartooth [官网] ; Gotoky [官网]; Fogo [官网]
  • 由于此处无法添加链接,如果你想了解这些产品的细节,请点击查看原文,然后翻到文章此处。这些产品的文字上添加了超链接,带你到达产品官网。
  • 这些设备相当于给手机额外添加了专用的无线信号天线,可以传输文字、语语音、定位等,如同对讲机一样需配对才能使用。
  • 由于各国对民用无线电频率及功率的限制,这类产品的传输距离和民用对讲机类似,一对一传输距离也是3-10km。一般也都支持组网和中继/接力功能,同样是使用者越多传输距离越远。
  • 计划之后专门出一篇文章分析比较着几个品牌的设备。

❖大众亲民Geek级❖

  • 基于蓝牙peer-to-peer网络的手机app,如Bridgefy等。
  • 原理:基于蓝牙点对点网络。形象的说,每部手机相当于蜘蛛网上横竖线的交汇处。只要两部手机在同一张蜘蛛网上的任意两个位置,信息可以由其络中的任何一个交汇点,转跳到任何另一个交汇点。
  • 特点:这是一种去中心化的传输方式,每部手机既是用户终端,也是中转服务器。
  • 优点:不需要购置新硬件,只需要安装app,并打卡蓝牙。而且信息在中转过程中可以实现加密。
  • 缺点:传输距离仅为50米,使用者越多越密集越有用。
  • 应用场景举例:大型体育赛事或大型演唱会时,手机信号极差,如果有足够数量的人使用这种app的话,就可以通过中转实现点对点自由通讯,从而不依赖手机信号。
  • 应用场景举例:建筑间隔不大的某小区,如果每家每户都使用某个此类app,即使有线和移动通讯网络均被关闭,也依然可以实现小区内无线通讯。

当然,应急准备是一个很大的话题,希望此文能帮大家树立应急意识,并且开始行动,为自己和家人逐步建立应急体系。以上文字未尽之处,欢迎补充,也欢迎你贡献你的独家锦囊妙计。
对了,乘坐“和平之船”环游地球期间,我也参加过无数次海上避难训练。其中还有多次“海盗应对演习”。
当“和平之船”101航程驶入索马里附近的亚丁湾区域时,有一天清晨五点,广播警报系统里真的出现了“海盗出没警报”,而且反复播报“这不是演习”……这或许是我此生和海盗最近距离的接触……以后再来聊这段吧……
写了这么多,还是愿你所有的应急准备都用不上!
愿你一切安好!

洗手究竟要多认真?| 合格吃货洗手黄金法则!

洗手或许比戴口罩还重要。专家们天天说,各位都清楚,无需多解释。
可总有人大意啊!

我最近发现有个人洗手不认真。这个人平常带隐形眼镜,而且喜欢吃小龙虾,于是我发挥创造力,为其量身定制了一个洗手黄金法则:

洗手究竟要多认真?

  • 要认真到就像你刚刚赤手空拳连啃带扒地大吃了一顿油焖香辣小龙虾之后紧着着就要戴上隐形眼镜那样……
  • “Wash your hands like you just finished eating crawfish, and you have to put your contacts back in.”

这个黄金法则看似不正经,但据说每次心中默念,都有奇特的功效​,或许你可以试试。

你也可以为自己和家人量身定制更高效的口诀。​期待你留言和我分享!

也期待一切尽快恢复正常!我们好约在武汉吃小龙虾。

到那一天,吃完小龙虾就开始狂戴隐形:摘下来再带上,多来个几轮,不洗手也肆无忌惮。

“科罗纳”病毒

我第一次听说武汉新型肺炎的消息,是在2019年12月30日晚上。那天,我正住在洪都拉斯圣佩德罗苏拉市一间家庭旅馆, 准备第二天去机场搭乘前往美国的班机。我还记得,当时看到第一则关于肺炎比较正式的报道,来自“第一财经”网站。我曾在武汉工作多年,有不少朋友和前同事还生活在那里,自然对这条新闻非常关注。

圣佩德罗苏拉市是洪都拉斯的工商业中心。然而,让这座城市鼎鼎有名的,却是一个不好的原因:按凶杀率高低排名,这里在全世界一直数一数二,近些年从未跌出过前五。关于这座城市,充斥于媒体的关键词,总离不开黑帮、毒品、火拼、难民。这间评价不错的家庭旅馆,门口没有任何旅馆标识,只有如监狱般高大结实的铁门。

这家的男主人大部时间在美国,妻子、三个儿子、一位保姆住在那里。一栋三层小别墅和一个小院,已作为家庭旅馆经营多年。大儿子刚19岁,阳光帅气。12月的圣佩德罗苏拉,天气依然炎热。他一身运动短袖短裤和足球鞋,开车到汽车站接我入住旅馆。旅馆前厅的一面墙上,挂满了竞赛奖章和奖状,都是他聪明的弟弟赢得的。他和他母亲,都说着流利的英文。这间家庭旅馆,主要接待国际访客。

离开洪都拉科潘省的圣罗莎市之前,我专门找了不少中国城市宣传片,播放给我的同事和朋友们观看,其中也包括武汉。对于武汉的城市与人口规模,他们感到非常惊讶:那儿的人口,比他们整个国家的还要多。摩天大楼、长江大桥与黄鹤楼组成的迷人天际线,也令他们兴奋不已。

从圣罗莎到圣佩德罗苏拉,有150公里路程,乘坐市政巴士,需三个半小时,是当地人主要的出行工具。我告诉他们,如果坐中国的高铁,同样的路程,只要二十分钟。对于几位年轻人来说,这似乎有些颠覆他们的认知。瞪大着眼睛,张大着嘴巴,那种深深的羡慕,溢于言表。

当我向他们提到武汉这座城市的名字时,他们都表示从未没听说过。可万万没想到,这次的疫情,却让这个名字以一种非同寻常的方式,再次于他们的耳畔响起。

最近在向我表达关切之时,有人开起了科罗纳啤酒的玩笑。我并不意外。当Corona Virus刚刚开始遍布新闻头条时,脑海中首先闪现这个源自拉美、风靡全球的啤酒品牌Corona,是很自然而然的生活联想,完全可以理解。在这个时刻,玩笑虽有不妥,但并无恶意,我也不必玻璃心。

这个世界,有时似乎很广阔,有时却如此紧密。一不小心,相隔万里的人们,也会以不经意的方式,突然间被联系在一起,有时甚至想逃都逃不开。对于疫情来说,也是如此:患者有国籍,医疗无国界,生命皆平等。愿一切早日恢复正常!

Patients Quarantined in Wuhan with Pneumonia of Unknown Cause, Test Results to be Announced asap

This is a very quick & rough translation of Yicai‘s latest news article (2019-12-31 10:16:19 Beijing Time) https://www.yicai.com/news/100451932.html

《武汉不明原因肺炎已做好隔离 检测结果将第一时间对外公布》

————

On the evening of the 30th, a red-headed (official) document entitled “Urgent Notice on the Treatment of Patients with Pneumonia of Unknown Cause” was widely distributed on the Internet. According to this document, it was issued by the Medical Administration & Management Office of Wuhan Municipal Health Committee.

On the morning of the 31st, Yicai reporter called the official hotline of Wuhan Municipal Health Committee (12320) and learned that the content of the document is true.

12320 hotline staff said that the type of the pneumonia appeared in Wuhan this time remains to be determined.

The document says, according to the urgent notice from the superior, some medical institutions in Wuhan have successively found patients with pneumonia of unknown cause. All medical institutions should strengthen the management of outpatient & emergency departments, strictly implement the first-in-patient responsibility system, and as soon as patients with unknown cause of pneumonia are found, efforts should be assembled to treat them on the spot, and there should be no procrastination and refusal.

The document emphasizes that medical institutions need to strengthen multidisciplinary professional forces such as respiratory, infectious diseases, and intensive medicine in a targeted manner, open green channels, make effective connections between outpatient and emergency departments, and improve emergency plans.

Another official document entitled “Municipal Health Committee’s Emergency Notification on Reporting the Treatment of Pneumonia of Unknown Cause” is also true. This document says, according to the urgent notice from the superior, the South China Seafood Market in the city has seen patients with pneumonia of unknown cause one after another.

The so-called unexplained pneumonia cases refer to the following 4 situations of pneumonia that cannot be diagnosed at the same time: fever (≥38 ° C); imaging characteristics of pneumonia or acute respiratory distress syndrome; reduced or normal white blood cells at early onset, or reduced number of lymphocytes; no significant improvement after treatment with antibiotics for 3 to 5 days.

It is understood that the first patient with unexplained pneumonia that appeared in Wuhan this time came from Wuhan South China Seafood Market.

12320 hotline staff said that the Wuhan CDC went to the treating hospital to collect samples as soon as possible, and the specific kind of virus is still waiting for the final test. A good job of quarantine and treatment for patients with unexplained pneumonia have been done, which does not prevent other patients from going to the medical institution for medical treatment. Wuhan has a national first-class virus research institution, and once the virus test results are found, they will be released to the public as soon as possible.

————

Disclaimer

This page is a very quick and rough translation of a news article from Yicai. The translation is for informational purposes only, and is not a substitute for the source language text. The source language text , found here https://www.yicai.com/news/100451932.html, is the only definitive and official version.

一个关于签证的恐怖故事 | 环球航行手记

那是2019年4月,武汉宜人却短暂的春天。4月12日午饭的味道,我还清晰记得:每一口都伴着焦虑。武汉飞东京的航班,将于4月13日上午起飞,还有不到二十小时。然而,在我吃完午饭那一刻,能否在当天下班前拿回护照,还依然是个未知数。

14日周日起,我将开始在东京参加为期一周的培训。4月12日恰好是周五,如果万一周五拿不回护照,最早也得下周一才可能拿到。机票改签没问题,但如果这样,就必然会错过至少两三天的培训,我很不希望如此。

当时,我的护照还躺在武汉法国领事馆。四天前,也就是4月8日周一的早上,我刚提交了法属波利尼西亚群岛的签证申请。如此短暂的时间,即便周五不出签,也完全在情理之中啊。

我所乘坐的环球航行邮轮,于4月20日从日本横滨出发,到达法属波利尼西亚群岛的时间,预计是7月6日。根据法国使领馆当时的规定,最早只允许入境前90天提交签证申请,再遇上端午节长周末,我最早也只能在4月8日周一提交申请材料。

这艘名为“和平之船”(Peace Boat)的环球航行邮轮非常与众不同。“和平之船”创立于1983年,是总部位于日本的国际非政府组织,具有联合国亚太经社理事会特别咨商地位。其目的是促进和平、人权与可持续发展,以邮轮为媒介,组织实施全球教育计划,宣传环境保护,加强各国人民互相尊重和理解,推动世界和平。

有别于其他商业邮轮,“和平之船”的旅程在周游世界之外,更注重人与人之间的文化交流,乘客更可在船上和岸上参加各种讲座、工作坊、研讨会、语言培训、专业课程、社区服务,为改善地球环境出一分力。

多年前在香港读书时偶然听说过“和平之船”,当时我对随船英语教师志愿者职位非常心动。在那之前,我已经做过4年英文教师。我觉得这艘船实在太酷,若有机会以志愿者的身份参与其中,真是太棒了!

但我那时并未把愿望变为行动。现在回想起来,我当时的脑海中,有许许多多说服自己的理由:英语根本不是你的母语;这么棒的职位,竞争一定超级激烈;去那么多国家,办签证一定非常麻烦;录制上传用于申请的教学视频很复杂……

然而,这些借口所传递的声音却非常一致:你不可能的!曾经的我,并不是个很自信的人。在我年少时的成长环境中,考试成绩是衡量好坏的唯一标准,而我又曾极度叛逆,完全不理会这把“尺子”。然而,那时的小镇少年,又如何能对抗的了强大的既有体制?

不过,人都是可以改变的,每次勇敢跳出舒适圈,经历种种艰辛之后,都有所收获,信心也在在不断积累。如果你真想做出改变并愿意付出努力,你总能找到方法;如果你的信念和行动力不够强大,你就总能找到许多借口来自圆其说。这些年,我也是不断刻意练习,才渐渐把自己塑造成习惯于“找方法”而非“找借口”的人……

就在当天周五上午,我用微信联系了工作中认识的一位法领馆外交官,想请他帮我打听一下签证进度。其实,我非常清楚这样不好,我自己的内心也很排斥这样。我不喜欢人情社会,我崇尚规则。另外,我也曾在外交机构工作过,因此也了解签证处运作的一条重要原则:签证事务关乎国土安全,独立而不受外在因素的影响至关重要。

但情况紧急,我只好硬着头皮了破例一次了。微信消息发出之后,他很快回复了我,说他并不负责签证事务,但可以帮我向相关同事打听一下。武汉的外国领事馆并不多,当时只有法、美、英、韩四家,之前在不少外事活动的场合中,我们隔三差五会碰面,也时不时会聊上几句,而且也曾一起开会探讨过合作,所以我们也算是工作联系人了。

午饭之后,我继续焦急等待,同时也不断刷新签证状态页面。终于,下午两点左右,我接到了法领馆打来的电话,告诉我说签证已经获批,但由于签证系统故障,网上查不到更新状态,可以于下午五点之前直接到领馆取回护照。听到这句话,我总算舒了口气,马上向法领馆奔去。

这次环绕地球一圈的旅程,一共需要多少张签证呢?五张而已!许多国家凭美国签证即可入境。我的十年美签仍在有效期,只需上网更新一下Evus即可。所以,为了这趟行程,我需要申请澳洲(一年多次)、日本(三年多次)、申根(希腊)和法属波利尼西亚群岛(短期多次)签证。

其中最惊险的,当然就是法属波利尼西亚的签证了。而耗时最长的,是申根(希腊)签证。乘坐“和平之船”环球航行,在中国大陆算尚属小众。另外,在不同的航程中,入境欧盟申根区的国家,也有所不同。因此,这种非常特殊的签证申请案例,对于希腊上海领事馆签证处的工作人员来说,确实是一种考验。

经过三轮选拔,我获得了在“和平之船”第101次环球航行中担任口译志工的机会,全程的船票、港务费、服务费、签证费用、岸上观光行程以及出发前在日本培训期间的住宿等,均由“和平之船”承担。三个半月免费环球旅行?若我自己是签证官的话,也得仔细问问才敢相信啊!

好在“和平之船”与希腊有着紧密的联系。当年两位早稻田大学的学生,因不满日本高中教科书扭曲二战日军侵略亚洲的史实,于1983年成立“和平之船”组织,他们号召日本有志青年,航行前往亚洲各国,追寻历史真相,促进民间交流。不过,“和平之船”第一次环球航行直到1990年才开始,首航的出发地就是希腊。当时的乘客,都要从先日本乘飞机到希腊,然后再从希腊乘船起航,开始环球航行。

为什么是希腊呢?当时租赁的那艘邮轮,恰好是希腊籍。首次环球航行大获成功,引起轰动,“和平之船”突然大受欢迎。1994年,“和平之船”第一次从日本起航开始环球航行。那次航程报名极其火爆,“和平之船”不得不额外租赁一艘邮轮,于第一艘邮轮出发44天并尚未返回之时,就开出了第二艘邮轮。

为了协助我签证办理,“和平之船”也向希腊领馆提供了一封详尽的解释信,其中包括几年前“和平之船”创始人、总监吉岡達也先生与现任希腊总统及首相会面的照片,还有“和平之船”反核运动代表在希腊议会发表演说的照片,文件中也提供了希腊媒体和国际媒体的相关报道。这封解释信也让我对“和平之船”所推动的议题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图片来自Pixabay

未命名3.002

同声传译「菲律宾教育系统Acer Altoscloud VDI产品考察交流研讨会」

For Acer Philippines VIPs’ China Exchange Delegation, Mr. Jun Yue served as a Mandarin-English simultaneous interpreter for its two seminars on Acer Altoscloud VDI. The two events were held at:

  • China University of Geosciences (Wuhan)
  • Wuhan Supply and Marketing Business School

The members of the delegation are from top universities, high schools, primary schools and the Department (Ministry) of Education of Philippines.

In addition, Mr. Jun Yue also served as a consecutive interpreter for the delegation’s visits to:

  • The East Lake Scenic Area
  • The Optics Valley Commercial Area

The top leaders from Acer Philippines and Acer China joined the events with the members of the delegation:

  • Manuel Wong, President and General Manager of Acer Philippines
  • Jinghua Song, President and General Manager of Acer China

April 9 – 10, 2019 Wuhan, China

英语录音项目:英文学习期刊《初中生 · 爱英语》

IMG_20190329_134902R

上次跟小南姐合作录音,应该是十年前的事儿了,这时钟滴答滴答走得真快。谢谢丁文老师寄来的样刊,三位老同事在版权页隔空相聚,挺有意思。期刊制作很用心,欢迎给孩子订阅哦,语音部分,手机扫二维码即可收听。想当年我听的可是磁带和收音机啊。

这份期刊的名字叫《初中生 · 爱英语》,是《初中生》杂志的英语学习版本月刊。《初中生》杂志历史悠久,创刊于1985年1月,由已故著名科学家华罗庚题写发刊辞,是中国新时期颇有影响力的中学生杂志之一。

发一个音频供各位试听,您可以点击此链接(dwz.cn/MvIinKxT),也可扫文末二维码收听。欢迎有声项目约稿。自带录音设备,可提供全套双语音频录制、嵌入、应用及推广解决方案。可通过此页联系,了解详情。


Thanks to Dingwen, the chief editor of the English language learning magazine, for mailing me hard copies of some recently published editions. I am honored to have contributed to the audio books of these editions as an English language narrator.

With modern technologies, this generation of EFL learners in China are lucky: they can get access to audio clips by just scanning QR codes printed alongside magazine articles. When I was young and started learning English, I had to carry cassette players and cassettes all around .

Here is an example, if you want to have to try. 🙂 You can also get access to this audio clip through this link: dwz.cn/MvIinKxT

1553846669

 

「104天环游地球:和平之船」Around the World in 104 Days with Peace Boat

是的,我获得了一张免费的环球航行船票。

其实,你也可以。那么,具体要怎么做呢?

2019年4月下旬起,我将从日本横滨出发,搭乘“和平之船”(Peace Boat),开始为期104天的环球航行。我将在这艘邮轮上担任中英文口译志工,船票、港务费、服务费、签证费用、岸上活动的费用以及出发前在日本培训期间的住宿等,均由此邮轮承担。

最近不少朋友向我询问如何获得这样的机会,以及如何参加“和平之船”的环球航行等等。于是,我把一些基本信息和主要问题在这里汇总一下,希望对感兴趣的亲们有所帮助。


“和平之船”是什么?

“和平之船”(Peace Boat)创立于1983年,是日本的一个非政府组织(NGO)和非盈利组织(NPO),具有联合国亚太经社理事会咨商地位。其目的是促进和平、交流、平等与可持续发展。迄今已策划100次环球及区域航行,共到访超过200个港口。以邮轮为媒介,组织实施全球教育计划,宣传环境保护,加强各国人民互相尊重和理解。

有别于其他商业邮轮,“和平之船”的旅程在周游世界观光之余,更注重人与人之间的文化交流,乘客更可在船上和岸上参加各种讲座、工作坊、研讨会、语言培训、专业课程、社区服务,为改善地球环境出一分力。这里是“和平之船”的官方网站(链接)。口译员志工的主要职责,就是为这些文化、学术及专业交流活动的讲者担任口译,并参与、组织和策划不同形式的文化交流活动。


一张环球航行的船票多少钱?

“和平之船”是亚洲唯一的环球航行邮轮,以其为例,不包括岸上行程、签证和其他费用,根据仓位不同,船票、港务费和服务小费三项一般为人民币7万元到20万元不等。这仅为环球航行的海上“交通费”,靠岸时陆地上选择众多的观光行程,需要额外交费方可参加。如果陆地上的行程全都参与的话,可能还需人民币20万至40万元不等。此外,“和平之船”也有不定期的区域性航线,根据距离长短价格有所不同,总体约为环球航行费用一半左右。在中国大陆地区购票,可以前往“和平之船”中国大陆代理机构的官方主页(链接)。

“和平之船”首位中国大陆乘客是著名作家毕淑敏,她和儿子一起于2008年乘坐过这艘游轮。随后她出版了记录那次环球航行的游记散文《蓝色天堂》。


如何成为“和平之船”的志工?

“和平之船”招募两种随船志工:口译员(日语、英语、西班牙语、汉语)、外语教师(英语、西班牙语)。申请口译员志工职位,可以选择四语中至少任意两种的组合。除了随船志工之外,也招募靠岸港口的当地志工。

对于申请口译员志工职位,口译工作经验并不是硬性要求,但双语或多语的交流能力要很优秀,以下是各语言作为外语的基本要求:

  • 日语: JLPT Level 1/N1
  • 英语: TOEFL (PBT/ITP) 600, (CBT) 250, (iBT) 100 or above; TOEIC 900 or above
  • 西班牙语: DELE B2 or above; Evaluación Oficial del Conocimiento de la Lengua Española Level 2 or above
  • 汉语: HSK Level 6 or above

选拔过程有三步,首先提交简历和一篇作文(申请动机自述),之后是面试,最后是交替传译测试。通过三次筛选,即可获得此职位。

外语教师志工的要求如下:

  • 至少18个月的全职外语教学经验
  • 能够用该语言极其流利地交流,可以不是母语
  • 对语言教学中进行和平与全球教育有经验或热情
  • 能够用日语交流或者有多语教学经验者优先

目前尚做不了志工,且暂时可用经费仍不够充足,还可以乘这艘船环游世界吗?

除了购买船票和担任志工之外,乘坐这艘船至少还有另外三种方法:

  • 申请成为邮轮服务人员(厨师、服务生、调酒师、美发师、音响师等等),不过前提是有相应技能,且人在日本,可以合法打工,或者通过国际邮轮劳务公司申请。
  • 申请成为“和平之船”各种交流项目的参与者,可以受邀参加部分航程。众多的交流项目主要分为五大类:冲突预防与和平建构、裁军与废除核武器、人道主义援助与赈灾、和平与人权、可持续发展。具体项目、时间和要求,请参看官方网站。比如,第三期“海洋与气候青年大使”项目,就会在本次航行期间,邀请一批年轻人从马耳他上岸,一路航行到美国纽约,在船上和岸上参与一系列交流活动。入选的申请者,除了有海上航行等费用的支持外,还将获得额外的双程机票。
  • 申请成为“和平之船”的“领航员”。这项工作的职责,并不是真正的为邮轮领航,而是为乘客们“领航”,他们的角色更像是客座教授。在某一段特定航程中,他们会带领乘客们,就某个特定领域的知识与技能,进行学习、探索与研究。这个职位,一般仅邀请某领域有所建树的专家、学者、名人来承担。第一位来自中国大陆的“领航员”,是著名旅日华人作家、评论家莫帮富先生,他在日本出版了五十多本书,极大促进了中日两国的文化交流。他在中国出版的《鲷与羊》一书,从饮食文化的角度切入,展现中日文化碰撞中的妙趣。

乘坐“和平之船”需要办理签证吗?

需要。比如停靠美国、加拿大、欧盟申根区、欧洲非申根区、澳大利亚等地,均需要提前获得签证。从日本启程及返程回到日本,也需要提前获得日本多次入境签证。


每次环球航行的路线都是相同的吗?

每次航程都不相同,就环球线路而言,主要有三款季节性航程,走访各国最美时刻,以期令乘客在到访各国的时候,都是当地最美的一刻:

  • 驶进极光圈、追猎北极光的季节航程
  • 横越北极的北欧与北半球奇幻航程
  • 到访南美多国的南半球探奇航程

你之前参加过其他的邮轮旅程吗

曾乘过两次邮轮,分别是:

  • 嘉年华邮轮:迈阿密—西锁岛—科苏梅尔岛(墨西哥)—加勒比海—迈阿密
  • 歌诗达邮轮:上海—福冈—长崎—上海

这两次都是以乘客的身份乘坐商业邮轮,是典型的休闲放松旅游度假行程,而非深度的旅行探索。当然,两者各有特色,至少都应当体验一下。这次的“和平之船”不同与一般的商业邮轮,而且以工作人员的身份参与其中,也会构建出一种独特的视角与经历。


这次航行会到访哪些地方?

我参加的是“和平之船”第101次航行,经过城市分属亚洲、欧洲、非洲、北美洲、南美洲和大洋洲;航程穿越太平洋、大西洋和印度洋。

具体地点包括:横滨(日本)、大阪(日本)、香港(中国)、新加坡、科伦坡(斯里兰卡)、[苏伊士运河通航]、塞得港(埃及)、圣托里尼岛(希腊)、比雷埃夫斯(希腊)、塔尼亚(意大利)、瓦莱塔(马耳他)、马拉加(西班牙)、丹吉尔(摩洛哥)、蓬塔德尔加达(葡萄牙)、纽约(美国)、哈瓦那(古巴) 、卡塔赫纳(哥伦比亚) 、克里斯托瓦尔(巴拿马) 、[巴拿马运河通航]、复活节岛(智利) 、 [观测日全食] 、帕皮提(塔西提) 、 劳托卡(斐济)、布里斯班(澳大利亚) 、[大堡礁航行]、 凯恩斯(澳大利亚)、 拉包尔(巴布亚新几内亚) 、横浜[返航](日本)、大阪(日本)

screenshot.png


想了解更多此次航行的经历、故事与感悟?

感谢关注,我会在此页下方更新关于此次航行的文章链接。如果有其他新的高频问题,我也会继续更新以上的问答。

此页网址:

https://yuejun.org/2019/02/16/peaceboat101/

如果您也想来一次说走就走的免费环球航行,申请问卷中,会询问您从哪儿得知“和平之船”的志工机会,您就可以直接复制粘帖这个网址了哦。

也欢迎您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译味深长」,阅读更多环球旅行与文化交流的故事,我之后会通过公众号发布一篇「“和平之船”口译志工职位申请、面试和测试心得」与各位分享。也欢迎通电子邮件、新浪微博与我联系


我是谁?

我曾任英文与对外汉语教师、中英文会议口译员、美中文化交流项目经理。这个页面有更为详细的个人简介

附上选拔结果通知的电邮。


更新中……

wc_925534_03_pic1_18041204

比DIY佩琦还催泪?他们DIY了一期《华盛顿邮报》

这种古老的修辞艺术,叫“仿拟”(parody)。

前两天,华盛顿特区街头有人派发高仿《华盛顿邮报》。不仅封面,其余各页都内容丰富,恍若现实;设计制作也非常精良,令人真假难辨。

不过,报纸的日期,却是2019年5月1日;头版放着川普的照片,头条标题写着:

UNPRESIDENTED

这个词儿的创新者/发扬者不是别人,正是川普本人。

两年多前,他在社交媒体的一则消息中,抱怨美国海军设备被“没收”。他把“unprecedented” (史无前例、前所未有、没有先例)一词,误拼成了“unpresidented”。

31557697822_3218d6ea29_b

否定前缀“un-” + 总统“president” + 分词/被动后缀“-ed,那不就是“被从总统位置上赶下来”的意思嘛!

总统本人闹了这个如此“不吉利”的笑话,可想而知,这个梗后来也被彻底玩坏,想弹劾川普的反对者们,尤为喜欢。

这份报纸头版头条的小标题是:

Ending Crisis, Trump Hastily Departs White House.(川普匆匆离职白宫,终止危机)

头版的内容还包括:

  • 世界各地人民对此举的欢庆
  • 彭斯成为“跛脚鸭”临时代理总统
  • 各方知情人士对内幕深度爆料
  • 女权力量对此举做出的贡献
  • 当局各机构怎样里应外合
  • ……

果然是一份深度有料的《花生屯儿邮报》啊!

也有人说,这期仿冒报纸是一份超棒的“讽刺漫画”(caricature):这类作品极尽夸张,政治人物总是最热门主角。

据说,川普上任后,许多讽刺漫画家曾表示,未来几年,对失业的担心,有着显著的降低。因为这哥们儿的“梗”实在太多……

ff8164aedc002a9d154ab1043578f59e

这份报纸由三位社会活动人士策划制作,共印刷两万五千份,估计已发出半数。他们去年暑假参加一场研讨会时,便开始探索如何集结社会力量推动弹劾总统,同时给国会议员施压。他们决定仿造一份报纸:

虚构一个美好的未来,一切伟大的事情都在那一天发生。

对于这份高仿版《华盛顿邮报》,《纽约客》(The New Yorker)杂志的一篇评论地写到:

The fake Post was neither a parody of the newspaper nor a caricature of the current moment; it was, rather, a vision.

“不是仿拟,也不是讽刺,更像是一种愿景”。这句话,真有点儿声泪俱下的感觉,或者至少是表情符号(emoji)中的“笑cry”(face with tears of joy)。

这是川普隔三差五就念叨的“fake news”吗?其实这与“fake news”本质上还是不同的,科技作家April Glaser提到了以下几点:

  • 制作这份报纸的意图,并不是想“永远骗下去或煽动暴力”(deceive people forever or to inspire violence)。也根本没有期待有人会信以为真。
  • 这是讽刺和夸张(satire and exaggeration)的行为艺术,促使人们审视一种可能性,凝聚更多打破僵局的力量。
  • 这种做法算是典型“文化干扰”(culture jamming)。文化干扰是许多反消费主义社会运动用来破坏或颠覆媒体文化及其主流文化机构(包括企业广告)的策略。,它试图“揭露大众社会的统治方法”,以促进进步的变革。
  • 这个时代的“fake news”主要以网络传播,这样才能做到覆盖面广大,且效率最高。而这是一份实体印刷的报纸,日期也是未来,并未对“当今现实”造假。(a possible future, not a current reality)
  • 这份报纸的内容,并非受“回声室效应”(echo chamber,或称“同温层效应”)印象。在媒体上,“回声室效应”是指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中,一些意见相近的声音不断重复,并以夸张或其他扭曲形式重复,令处于相对封闭环境中的大多数人认为这些扭曲的故事就是事实的全部。在现代社会中,由于互联网的应用,社交媒体的发展,令这个现象更加严重,因为部分商业网站会根据搜寻结果记录提供相类近性质的网站资料。
  • 许多不同形式的“fake news”以盈利为目的,比如骗取广告点击、盗取个人信息、收取公关经费等等。而这份印刷出来的报纸并没有任何赚钱的意图。
  • 《华盛顿邮报》是一份令人尊敬的主流报纸,路人都知道真正的《华盛顿邮报》不是免费的。
  • 读者们沿着人行道边走边看这份明显伪造的报纸,那一刻,他们都成了行为艺术的参与者和鉴赏者:他们看了看报纸,然后抬起头来,互相注视对方,眼神和嘴角露出笑容,并开始谈论它。 艺术引发人们开始反思。
  • ……

对于这份伪造的报纸,我们先不去做关乎是非的价值判断。DIY佩琦的故事告诉我们,总有家人在默默地爱着我们。而DIY《华盛顿邮报》或许也告诉我们,总有同胞在默默地爱着这个社会,尽管他们的方法显得“与众不同”:

如果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Sans la liberté de blâmer, il n’est point d’éloge flatteur.)

这份报纸从头到尾都是梗,如果你很好奇,请在“译味深长”微信公众号对话框回复“花生屯儿”,收取这份高仿《华盛顿邮报》pdf高清版下载链接

口译员遭传唤作证,保守秘密还是和盘托出?

面对职业操守、安全调查与党派纷争,口译员该采取何种立场?
        这件事要从2018年7月16日的赫尔辛基说起。
        那一天,美俄首脑峰会在芬兰总统府举行,普京与川普进行了正式会晤。
        在两位元首的闭门会谈中,除川普外唯一在场美国人,就是照片中最左边的Marina Gross女士,她是白宫的英俄语口译员。
        两小时密会结束后,川普极力对谈话内容与细节避而不谈,无论是对媒体还是政府高层官员,都只字不提或闪烁其辞。这种神秘兮兮的做法,无疑加深了川普反对者们的怀疑,更让人联想到其竞选团队遭受的“通俄门”指控。
        上周六,华盛顿邮报记者Greg Miller爆出另一惊人细节:2017年德国汉堡G20峰会期间,“双普”也曾有过非公开会谈。这次会谈结束时,川普竟然还拿走了口译员的笔记本。为了不留下任何形式的文字记录,此举动可谓处心积虑。
        之后川普与普京会面的另一次会面中,竟然除他本人之外没有任何一位美国人在场,川普完全依赖俄方的口译员与普京沟通。这种违反外交惯例的“荒唐”做法,令川普的反对者更为不安。
        不仅如此,据悉川普还明确告诉口译员,即使是美国政府高层官员问起,也不能透露会谈内容。过去两年,川普与俄罗斯领导人的会谈,均没有任何形式的详细记录,这种情况对美国历届总统来说,都极其罕见。
        上周这些细节被披露后,川普周末接受FOX电视台采访时,否认了自己刻意隐瞒与普京会谈的内容,并对华盛顿邮报就的相关报道和领导进行猛烈抨击。川普的支持者表示,没有其他人在场,更有利于川普发展同普京的个人关系。
        在一轮轮的口水战中,不少人认为,唯有她能揭开这一切的谜底:多次为普京和川普会面担任口译员的Marina Gross女士。如今,这个难题就摆在美国国会面前,到底要不要传唤这位译员出面作证。
        美国国会众议院议员塞斯·穆尔顿(Seth Moulton)今日撰文指出,虽然传唤口译员到国会作证违反常规,但如果能有助于厘清事关国家安全的关键问题,国会大可不必担任口译员违反职业保密原则。
        他还表示,正常情况下,译员不应该接受国会传唤,他们是政府专业职员,并不是政策制定者,不应该担心国会议员的质询。但是我们现在“显然并非生活在一个正常的时代”,我们应当要求相关口译员提供口译笔记或者出面作证。
        虽然穆尔顿译员理解口译员的职业保密原则,但他似乎并不懂口译笔记的原理。的确,在重要的会面中,通常有一位专门负责会议纪要的成员,英文称“notetaker”,他们的笔记与口译员的笔记完全不是一回事,目的、用途、方式、时效性等都完全不一样。
        在白宫任职18年,曾担任白宫首席口译员的Stephanie van Reigersberg女士接受NPR采访时表示,口译员的交替传译笔记以短期记忆为基础,充满大量符号、箭头和线条,能帮助口译员在短时间内重建大量信息和逻辑关系。但这些笔记隔几个星期再看,很可能像天书一样。不可能要求口译员看着自己半年前的笔记来回忆当时翻译了什么内容。
        许多人并不看好口译员接受国会质询。首先,即便口译员的职业保密原则并非法律,这位口译员完全有可能为了维护职业尊严而坚守这一严格的职业伦理;另外,口译员在国会作证在历史上尚未发生过,许多译员担心这会开启一条不好的先例,影响整个行业;再者,即便是国会决定传唤该口译员出面作证,川普也可以动用行“政特特权”(executive privilege)来阻止听证,水门事件中的尼克松总统就曾用它来拒绝提交证据。
        你觉得这个难题如何破解?你还能认出你半年前的口译笔记吗?你还能认出你上个月的口译笔记吗?你支持国会传唤口译员Marina Gross作证吗?从事如此艰辛的职业,哪些瞬间曾带给你难以逾越的价值感和满足感?欢迎交流投稿。
(文首图片转载自BUSINESS INSIDER)
b0f21f059e24413981ca1e2482ff6cba--asl-interpreter-sign-language.jpg
more-than-two-languages.png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