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罗纳”病毒

我第一次听说武汉新型肺炎的消息,是在2019年12月30日晚上。那天,我正住在洪都拉斯圣佩德罗苏拉市一间家庭旅馆, 准备第二天去机场搭乘前往美国的班机。我还记得,当时看到第一则关于肺炎比较正式的报道,来自“第一财经”网站。我曾在武汉工作多年,有不少朋友和前同事还生活在那里,自然对这条新闻非常关注。

圣佩德罗苏拉市是洪都拉斯的工商业中心。然而,让这座城市鼎鼎有名的,却是一个不好的原因:按凶杀率高低排名,这里在全世界一直数一数二,近些年从未跌出过前五。关于这座城市,充斥于媒体的关键词,总离不开黑帮、毒品、火拼、难民。这间评价不错的家庭旅馆,门口没有任何旅馆标识,只有如监狱般高大结实的铁门。

这家的男主人大部时间在美国,妻子、三个儿子、一位保姆住在那里。一栋三层小别墅和一个小院,已作为家庭旅馆经营多年。大儿子刚19岁,阳光帅气。12月的圣佩德罗苏拉,天气依然炎热。他一身运动短袖短裤和足球鞋,开车到汽车站接我入住旅馆。旅馆前厅的一面墙上,挂满了竞赛奖章和奖状,都是他聪明的弟弟赢得的。他和他母亲,都说着流利的英文。这间家庭旅馆,主要接待国际访客。

离开洪都拉科潘省的圣罗莎市之前,我专门找了不少中国城市宣传片,播放给我的同事和朋友们观看,其中也包括武汉。对于武汉的城市与人口规模,他们感到非常惊讶:那儿的人口,比他们整个国家的还要多。摩天大楼、长江大桥与黄鹤楼组成的迷人天际线,也令他们兴奋不已。

从圣罗莎到圣佩德罗苏拉,有150公里路程,乘坐市政巴士,需三个半小时,是当地人主要的出行工具。我告诉他们,如果坐中国的高铁,同样的路程,只要二十分钟。对于几位年轻人来说,这似乎有些颠覆他们的认知。瞪大着眼睛,张大着嘴巴,那种深深的羡慕,溢于言表。

当我向他们提到武汉这座城市的名字时,他们都表示从未没听说过。可万万没想到,这次的疫情,却让这个名字以一种非同寻常的方式,再次于他们的耳畔响起。

最近在向我表达关切之时,有人开起了科罗纳啤酒的玩笑。我并不意外。当Corona Virus刚刚开始遍布新闻头条时,脑海中首先闪现这个源自拉美、风靡全球的啤酒品牌Corona,是很自然而然的生活联想,完全可以理解。在这个时刻,玩笑虽有不妥,但并无恶意,我也不必玻璃心。

这个世界,有时似乎很广阔,有时却如此紧密。一不小心,相隔万里的人们,也会以不经意的方式,突然间被联系在一起,有时甚至想逃都逃不开。对于疫情来说,也是如此:患者有国籍,医疗无国界,生命皆平等。愿一切早日恢复正常!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