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关于签证的恐怖故事 | 环球航行手记

那是2019年4月,武汉宜人却短暂的春天。4月12日午饭的味道,我还清晰记得:每一口都伴着焦虑。武汉飞东京的航班,将于4月13日上午起飞,还有不到二十小时。然而,在我吃完午饭那一刻,能否在当天下班前拿回护照,还依然是个未知数。

14日周日起,我将开始在东京参加为期一周的培训。4月12日恰好是周五,如果万一周五拿不回护照,最早也得下周一才可能拿到。机票改签没问题,但如果这样,就必然会错过至少两三天的培训,我很不希望如此。

当时,我的护照还躺在武汉法国领事馆。四天前,也就是4月8日周一的早上,我刚提交了法属波利尼西亚群岛的签证申请。如此短暂的时间,即便周五不出签,也完全在情理之中啊。

我所乘坐的环球航行邮轮,于4月20日从日本横滨出发,到达法属波利尼西亚群岛的时间,预计是7月6日。根据法国使领馆当时的规定,最早只允许入境前90天提交签证申请,再遇上端午节长周末,我最早也只能在4月8日周一提交申请材料。

这艘名为“和平之船”(Peace Boat)的环球航行邮轮非常与众不同。“和平之船”创立于1983年,是总部位于日本的国际非政府组织,具有联合国亚太经社理事会特别咨商地位。其目的是促进和平、人权与可持续发展,以邮轮为媒介,组织实施全球教育计划,宣传环境保护,加强各国人民互相尊重和理解,推动世界和平。

有别于其他商业邮轮,“和平之船”的旅程在周游世界之外,更注重人与人之间的文化交流,乘客更可在船上和岸上参加各种讲座、工作坊、研讨会、语言培训、专业课程、社区服务,为改善地球环境出一分力。

多年前在香港读书时偶然听说过“和平之船”,当时我对随船英语教师志愿者职位非常心动。在那之前,我已经做过4年英文教师。我觉得这艘船实在太酷,若有机会以志愿者的身份参与其中,真是太棒了!

但我那时并未把愿望变为行动。现在回想起来,我当时的脑海中,有许许多多说服自己的理由:英语根本不是你的母语;这么棒的职位,竞争一定超级激烈;去那么多国家,办签证一定非常麻烦;录制上传用于申请的教学视频很复杂……

然而,这些借口所传递的声音却非常一致:你不可能的!曾经的我,并不是个很自信的人。在我年少时的成长环境中,考试成绩是衡量好坏的唯一标准,而我又曾极度叛逆,完全不理会这把“尺子”。然而,那时的小镇少年,又如何能对抗的了强大的既有体制?

不过,人都是可以改变的,每次勇敢跳出舒适圈,经历种种艰辛之后,都有所收获,信心也在在不断积累。如果你真想做出改变并愿意付出努力,你总能找到方法;如果你的信念和行动力不够强大,你就总能找到许多借口来自圆其说。这些年,我也是不断刻意练习,才渐渐把自己塑造成习惯于“找方法”而非“找借口”的人……

就在当天周五上午,我用微信联系了工作中认识的一位法领馆外交官,想请他帮我打听一下签证进度。其实,我非常清楚这样不好,我自己的内心也很排斥这样。我不喜欢人情社会,我崇尚规则。另外,我也曾在外交机构工作过,因此也了解签证处运作的一条重要原则:签证事务关乎国土安全,独立而不受外在因素的影响至关重要。

但情况紧急,我只好硬着头皮了破例一次了。微信消息发出之后,他很快回复了我,说他并不负责签证事务,但可以帮我向相关同事打听一下。武汉的外国领事馆并不多,当时只有法、美、英、韩四家,之前在不少外事活动的场合中,我们隔三差五会碰面,也时不时会聊上几句,而且也曾一起开会探讨过合作,所以我们也算是工作联系人了。

午饭之后,我继续焦急等待,同时也不断刷新签证状态页面。终于,下午两点左右,我接到了法领馆打来的电话,告诉我说签证已经获批,但由于签证系统故障,网上查不到更新状态,可以于下午五点之前直接到领馆取回护照。听到这句话,我总算舒了口气,马上向法领馆奔去。

这次环绕地球一圈的旅程,一共需要多少张签证呢?五张而已!许多国家凭美国签证即可入境。我的十年美签仍在有效期,只需上网更新一下Evus即可。所以,为了这趟行程,我需要申请澳洲(一年多次)、日本(三年多次)、申根(希腊)和法属波利尼西亚群岛(短期多次)签证。

其中最惊险的,当然就是法属波利尼西亚的签证了。而耗时最长的,是申根(希腊)签证。乘坐“和平之船”环球航行,在中国大陆算尚属小众。另外,在不同的航程中,入境欧盟申根区的国家,也有所不同。因此,这种非常特殊的签证申请案例,对于希腊上海领事馆签证处的工作人员来说,确实是一种考验。

经过三轮选拔,我获得了在“和平之船”第101次环球航行中担任口译志工的机会,全程的船票、港务费、服务费、签证费用、岸上观光行程以及出发前在日本培训期间的住宿等,均由“和平之船”承担。三个半月免费环球旅行?若我自己是签证官的话,也得仔细问问才敢相信啊!

好在“和平之船”与希腊有着紧密的联系。当年两位早稻田大学的学生,因不满日本高中教科书扭曲二战日军侵略亚洲的史实,于1983年成立“和平之船”组织,他们号召日本有志青年,航行前往亚洲各国,追寻历史真相,促进民间交流。不过,“和平之船”第一次环球航行直到1990年才开始,首航的出发地就是希腊。当时的乘客,都要从先日本乘飞机到希腊,然后再从希腊乘船起航,开始环球航行。

为什么是希腊呢?当时租赁的那艘邮轮,恰好是希腊籍。首次环球航行大获成功,引起轰动,“和平之船”突然大受欢迎。1994年,“和平之船”第一次从日本起航开始环球航行。那次航程报名极其火爆,“和平之船”不得不额外租赁一艘邮轮,于第一艘邮轮出发44天并尚未返回之时,就开出了第二艘邮轮。

为了协助我签证办理,“和平之船”也向希腊领馆提供了一封详尽的解释信,其中包括几年前“和平之船”创始人、总监吉岡達也先生与现任希腊总统及首相会面的照片,还有“和平之船”反核运动代表在希腊议会发表演说的照片,文件中也提供了希腊媒体和国际媒体的相关报道。这封解释信也让我对“和平之船”所推动的议题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图片来自Pixabay

未命名3.002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reate a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