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 绿岛、夜曲与人权」

早上七点,我在台东福冈渔港等待开往绿岛的客船。

等船时,身旁的一个台湾姑娘告诉我,因为海浪很大,去绿岛的船可不是好坐的啊。

我最初以为她只是随便说说,并没有多想,还很得意的跟她开玩笑说:“没事,不怕,我可是‘大风大浪’里过来的人,从小就有‘喜高症’,所以无论是玩跳楼机、海盗船还是过山车都感觉特好,坐船应该也没问题。”那姑娘听我这么一说,嘴角顿时露出一丝诡秘的微笑。

果然,当我坐上了船,才有机会见识什么是真正的“大风大浪”。几年前曾经从广东湛江坐船到海口,那艘船特别巨大,不仅可乘坐上千名乘客,还能装载数百辆汽车,所以风浪的效果不明显。而去绿岛的这艘船并不大,所以太平洋的风浪所制造出的颠簸超乎想象,绝对强过了我以前坐过的任何过山车、海盗船、跳楼机的效果。那只船根本不像水中的鱼儿那样悠游,而像只大鸟在不停地上冲、俯冲、翻腾。

不少人是第一次坐船去绿岛,可能都没有料到海浪竟会如此凶悍,也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全程一个半小时,客舱的场面异常壮观:“声嘶力竭”的尖叫声此起彼伏,全船80%的人抱着垃圾桶或提着塑料袋狂吐;19%的人表情痛苦、满脸是汗、“面目狰狞”的靠在座椅上;我是那剩下的1%。我在做什么?我拉着座椅靠背的扶手,跟随船的上下起伏移动不断的做“蹲起”运动,以双腿的屈伸来缓冲超级巨大的海浪颠簸。几个船员早已习惯这样的风浪,泰然自若的在聊天,他们看到我的举动,在一旁大笑。哎!为了不吐不晕,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一个半小时过去,船终于在绿岛靠岸。我没晕,也没吐。只是,哎!腿软了。一个半小时不停地“蹲起”,腿不软才怪呢!下船之后挺后悔的,真还不如吐了算了。本打算徒步绿岛,无奈只好在绿岛租了一辆摩托车,骑着“电驴”环绿岛。

在此之前,绿岛给我的印象仅仅来自于那首悠扬情歌《绿岛小夜曲》,而这次绿岛之行,让我认识了一个完全不同的绿岛。

《绿岛小夜曲》描绘了一个美丽温情的绿岛:「这绿岛像一只船,在月夜里摇呀摇,姑娘哟你也在我的心海里飘呀飘,让我的歌声随那微风,吹开了你的窗帘,让我的情意随那流水,不断地向你倾诉。椰子树的长影,掩不住我的情意,明媚的月光更照亮了我的心,这绿岛的夜已经这样沉静,姑娘哟,你为什么还是默默无语。」

然而事实上,绿岛半个世纪来的功能和作用却全然没有歌曲里的美丽与温情,从绿岛的另一个“凶险”的名字–“火烧岛”,就能看出几分端倪。由于海洋筑起了天然的城墙,让绿岛成了设置监狱的最佳地点。近百年以来,岛上陆续设立不同属性的监狱。早在1911年(明治44年)日本人就在岛上建立了「火烧岛浮浪人收容所」,这是岛上的第一所监狱。1950年以后,陆续设立了各种各样、名目众多的监狱,火烧岛于是变成了监狱的代名词,如同「恶魔岛」一般的神秘。

将犯人监禁到边远的孤岛,许多国家都有这样的先例,而绿岛也就成为当时监狱第一首选的岛屿。台湾原为日本殖民地,之后经历二次大战,国民政府撤退到台湾。经历过1947年的228事件动乱后,1949年5月19日国民党政权宣布台湾自翌日起戒严,一直到1987年7月15日解除戒严。

这长达38年的戒严历史也是台湾的血泪史:人民的生命、财产、自由权利遭受剥夺,平民在戒严军法审判体制下,被以“匪谍”、“叛乱”的罪名判罪,“政治犯”被逮补、审判、酷刑、监禁、释放、并被社会监控。但是,在这期间,台湾人民依然不放弃信念与希望,用生命与青春争取自由权、社会权、经济权,追求平等、正义、民主、自由。这个过程建构了今日的台湾人权史,也造就了台湾今日民主与自由的面貌。

也正因为如此,很久以来人们盛传《绿岛小夜曲》的歌词是罪犯在绿岛的狱中情书,原本要用在一部电影中,但是没有成功,想不到菲律宾的万国唱片看上这首歌,把它灌成唱片后引进到菲律宾,并立刻在当地十分风行起来,甚至还流传到马来亚、印尼一带。马来亚的报纸还绘影绘形地描述,说这首歌原来是一名争风吃醋的杀人犯在狱中写给女友的一封情书,情意感人。在那个信息不发达的年代,这首充满凄美故事的流行歌曲,博得了许多人的同情,而且广为流传,大家都以为这个故事是真的。

而事实并非如此,这首歌是由当年台湾中央广播公司音乐组的两位主持人共同创作的。这首歌在台湾的“戒严时代”可谓是颇为敏感,因为它像是在为绿岛的囚犯表达一种同情,所以两位主持人也曾经受过当局的调查,但并没有发现他们有任何问题。随后,有更多的歌星演唱了这首歌,使这首歌变得更加流行,并且曾经一度成为台湾印象的代表之一,许多远在他乡的台湾人聚会时,都会共同大声合唱,来表达对于家乡的思念。

台湾当局对于当年戒严时代所犯的错误也一直没有停止反思。1999年12月10日,绿岛人权纪念碑于落成,纪念白色恐怖时期政治受难者。碑上的人名经由受难者同意铭刻上去。象征那个时代每一位受难者走过人权之路,每一个人都有一个动人故事。

这就是绿岛,一个值得记住的名字。这就是《绿岛小夜曲》,至今仍被许多人传唱。无关情与爱,却是一段人权历史的永恒象征。

我骑着租来的摩托车,在绿岛转了两圈。抛去政治与历史不谈,绿岛的景色真是美得让人心醉。不过,当年那些犯了“莫须有”罪名的“罪犯”们,他们有心情来欣赏这般迷人美景吗?他们的心中应该有更广阔的天地吧!

傍晚,我依然坐着同样的一艘船返回台东,我依然又是不间断的“蹲起”了一个半小时。无论是晕倒、狂吐还是腿软,人生,总会有痛苦,那就选择一种自己更“喜欢”的痛苦,痛并快乐着吧!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